電動床



▲中山大學物理系館外的愛因斯坦塗鴉將在15日清除,德文Weisheit ist nicht das Ergebnis der Schulbildung, sondern des lebenslangen Versuchs, sie zu erwerben」由萬毓澤副教授譯為智慧不是學校教育的產物,而是終身追求的成果)。(圖/翻攝中山大學社會系助理教授邱花妹臉書,下同)

記者盧映慈/台北報導

3月14日白色情人節同時也是愛因斯坦的生日,為了紀念這位德國物理學家今年138歲冥誕,13日在中山大學物理系館正門外牆,出現用白色油漆畫的愛因斯坦頭像及一段德文,讓師生大讚「好有才」。社會系助理教授邱花妹就在臉書分享塗鴉照片,並發文表示「好圖不留嗎?」

中山大學的名人白漆塗鴉已經是第3發,社會科學院外在本月8、9日,先後出現德國經濟哲學家馬克思及恩格斯的頭像,不少師生都很期待這系列的出現,也有人留言要求台灣電動床工廠「可以畫莎士比亞跟吳爾芙嗎?」社會系副教授萬毓澤也在臉書發文「幫翻譯」,還指出學生的拼字錯誤,互動十分熱烈。

▲社科院外的恩格斯塗鴉已被清除。電動床

但學生塗鴉引起社科院院長及物理系主任不滿,社科院的塗鴉已經不見,而物理系館外的愛因斯坦也將在15日下午4點被清除。學生發起粉絲專頁「破牆 Post Wall」聲援塗鴉,強調他們很清楚塗鴉的「非法性格」,以及校方、館方執法的正當性,但也希望藉此機會,反思學生與校園空間、學生與校方的關係,在「既有的空間秩序被人打破後」,還可以有什麼可能性。

副校長蔡秀芬接受《ETtoday新聞雲》記者電訪時表示,學生有藝術創作的動力非常好,但維護建築的權力是交給各系館的負責人,像這次物理系主任跟社科院院長並沒有同意,才會下令清除。她指出,學生在晚上偷偷來的塗鴉行為,並不能代表共識、也不符合行政程序。像這次的愛因斯坦冥誕紀念塗鴉,就讓很多物理系的老師覺得「很破壞」,因為「畫的根本不像」,她建議學生如果下次想紀念哪個名人,可以直接跟系所討論,一起共同創作,這樣才是真的成為校園美景。

▲第一波的馬克思塗鴉也已被清除。

另外,蔡秀芬提到學校方面其實一直在討論有哪個空間可以讓給全校做藝術創作,比如宿舍門前、萬里長城等,都是考慮的範圍,但中山大學一面是海一面是山,地點怕設置的太偏僻,目前還沒有適合的定案。不過她也笑稱,假使哪一天真的設立「藝術牆」,學生可能覺得失去「塗鴉」的意義,反而不願意使用了,畢竟「藝術跟塗鴉只有一線之隔,但精神大不相同。」

蔡秀芬說,建築物在建造時就已經有了生命,要破壞要變造都要符合原本創造的精神,想為建築物畫上新生命當然很好,但希望不是用這種「塗鴉式的強迫中獎」,除了跟各系所討論,也可以向學務處提案,學會尊重其他人使用公共空間的權利。另外,她提到這次參與愛因斯坦冥誕紀念的,是來自社科院、管理學院、文學院的7位同學,其中只有1位是物理系的,可能因為這樣沒有抓到「物理系的精神」,才會讓系主任限時清除。

▼粉絲專頁「破牆 Post Wall」聲援中山大學塗鴉事件。(圖/翻攝破牆 Post Wall粉絲專頁)





台灣電動床工廠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辦公用品好幫?

plb55zv71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