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股份有限公司登記流程 【老闆俱樂部】公司登記資料要準備哪些呢?
  • 如何辦理公司登記 台中有限公司成立分享~開公司必搜藏
  • 股份有限公司註冊 如何辦理營業登記呢?該找誰~
  • 台灣電動床工廠 電動床



    html模版揭開楊冪50億商業神話真相:她並非真正大老板
    [摘要]當大量熱錢湧入娛樂行業的浪潮襲來,楊冪所屬的嘉行傳媒迅速擰緊發條,用短短兩年時間就締造瞭一個震驚業界的資本“神話”:從2015年以估值2500萬登陸新三板,如今已飛速飆升至50億……

    設計圖片

    騰訊娛樂專稿(文/曾妮 責編/子時)

    近段時間,“楊冪”、“嘉行傳媒”等關鍵詞頻繁地與資本捆綁在一起。當大量熱錢湧入娛樂行業的浪潮襲來,嘉行傳媒迅速擰緊發條,用短短兩年時間就締造瞭一個震驚業界的資本“神話”:從2015年以估值2500萬登陸新三板,如今已飛速飆升至50億,並與SMG尚世影業、芒果影視、完美世界、迪士尼等多傢業內巨擘達成戰略合作,步伐之迅猛比及部分A股上市公司都毫不遜色。

    一時間,嘉行的門面擔當楊冪,成為媒體口中的“新三板女神”。然而,殊不知在她身後,還隱藏著另外三位掌舵人 曾嘉、趙若堯、李娟。這三位性格鮮明的年輕女性,正在努力締造出一座新興奪目的娛樂城堡。

    Part.1 三大“娘子軍”聚首 從楊冪工作室到嘉行傳媒

    穿過草坪上的甬道,繞過高低參差的寫字樓,便來到瞭坐落於北京望京國際商務區的嘉行傳媒。

    嘉行辦公室進門處的巨幅藝人海報墻

    辦公室位於十樓,透過玻璃門可以看到正對面的墻上拼湊出一組巨大醒目的藝人海報,楊冪、劉愷威、迪麗熱巴、張彬彬、張雲龍等多位旗下藝人赫然在列。再往裡走就是嘉行傳媒占地900平的行政辦公地,走廊的盡頭是一塊白板,上面寫滿瞭公司近期的工作計劃。而空氣中不時傳來噼裡啪啦的鍵盤敲擊聲,則彰顯出這傢年輕公司的蓬勃生機。

    嘉行傳媒的三位女性創始人 CEO曾嘉、副總經理趙若堯、投資總監李娟一起走進采訪間,笑容滿面地和記者打瞭招呼。倘若不是先入為主的印象,你很難將眼前這三個親切的形象與“霸道女總裁”聯系到一起。在外界看來,嘉行傳媒是一傢女性文化極其濃鬱的公司,放眼望去辦公室裡坐著的絕大多數都是女性員工,“男生在我們這兒都是寶,是熊貓。”趙若堯笑著打趣。

    她們都是交情長達十年的摯友,這也是嘉行團隊的基本社交生態。曾嘉笑言,“我們公司的核心團隊基本都是陪著我們一路走過來的,起碼都在一起十年以上。”

    三大“娘子軍”的集結

    作為楊冪以及嘉行背後的主要操盤手,曾嘉早在2005年的榮信達時期就接手瞭楊冪的經紀工作,而彼時的趙若堯則是曾嘉的助理。待楊冪與榮信達約滿後,三人便一起離開攜手闖蕩,並先後與幾傢公司展開過獨立合作。2013年楊冪工作室成立。次年10月,又更名為嘉行天下楊冪工作室,這便是嘉行傳媒的前身。

    楊冪與曾嘉(右)、趙若堯(左)從2005年起便在一起合作

    在與其他公司獨立合作期間,曾嘉和趙若堯逐漸感受到瞭這種形式的職業天花板。思忖再三,她們約定“要做一點自己的事”。在籌備創業階段,她們找到瞭當時還在會計師事務所普華永道北京娛樂媒體組供職的李娟。而此之前,因工作關系,她們之間也有超過十年的交情。

    “之前我們常常會跟她私下請教一些資本的問題,她就給瞭我們很多意見。到後來我對她說,‘這不行,我和若堯對這些資本的事真的太迷茫瞭,你來幫我們吧。’”曾嘉和趙若堯心懷忐忑地向李娟拋出橄欖枝,沒想到很快就得到瞭後者的積極響應。

    嘉行傳媒董事兼投資總監李娟

    與曾嘉的雷厲風行不同,李娟個子嬌小秀發披肩,說話聲音十分溫柔。她曾在普華永道任職十年,對於娛樂行業和資本跨界有著深刻的理解。

    在李娟看來,從普華永道辭職投身創業,並非一次簡單的跳槽,而是一次難得的擁抱市場的機會,因此並沒有太多猶豫。在2009年華誼兄弟上市的當口,她就已經看到瞭這個行業的生機,“中國發展到今天,各個行業都已經蓬勃過瞭,終於輪到影視行業,終於跟金融資本有結合瞭。這麼千載難逢的機會,大傢怎麼能放過呢?”

    在李娟的金融圈子裡,像她這樣投身創業團隊的人並不多,絕大部分人都在各大傳媒行業負責財務。“當時之所以敢做這個決定,是因為整個公司的財務狀況我看過,非常好。”坐在她對面的趙若堯忍不住露出驕傲的笑,拍拍胸脯,“我做的,一開始就用最土的方法,一筆筆記賬的。”

    至2015年,嘉行傳媒的三大幕後“娘子軍”集結,整體團隊完善並逐步走向成熟,是曾嘉認為嘉行可以獨立進入市場的標志。

    在這個方陣中,曾嘉擔任董事長和總經理,制定大局方針;趙若堯擔任副總經理,進行落地執行;李娟則擔任董事兼投資總監,負責嘉行的資本業務。三人各司其職,帶上多年來一直穩定在身邊的一群核心團隊成員,踏上瞭轟轟烈烈的創業之路。

    作為合夥人的楊冪,目前持股不超過10%,並不是嘉行傳媒的大老板

    至於傳說中的“老板楊冪”,據嘉行方面透露,作為合夥人的楊冪其目前最新的持股數量不超過10%,她也甚少涉足公司資本和運營。“楊冪更多的工作還是在她的專業上花心思,專註臺前。但她是一個很樂於嘗試新事物的人,對於公司新人的發展也非常上心。在從業素質和專業要求上,她一直都是新人們的核心榜樣。”

    Part.2 資本的進擊:從2500萬到50億 估值兩年暴漲200倍

    李娟的加入,給曾嘉、趙若堯和楊冪的合夥創業找到瞭破局的出口,也喚醒瞭嘉行傳媒的資本運作能力。公司成立之後,她們迅速制定瞭一系列資本市場拓展計劃:借殼登陸新三板,而後又與尚世影業、完美世界等成熟影視巨擘達成戰略合作,使嘉行傳媒的發展迅速步入正軌。

    嘉行傳媒在短短兩年內通過資本三連跳,實現瞭50億估值的商業神話

    2015年借殼登陸新三板

    有評價稱,2015年嘉行傳媒登陸新三板的運作堪稱“教科書級別”。

    2015年7月,曾嘉、趙若堯、楊冪和李娟四人一起成立瞭合夥基金西藏嘉行四方投資管理合夥企業。一個月後,西藏嘉行拿出935萬,以每股1.7元的價格,購入西安同大約37.15%股權,成為其第一大股東。

    隨後,西安同大原實際控制人和股東宣告離開,嘉行系管理層入主,並開始展開影視業務。多傢媒體報道,當時西安同大估值約2500萬元。

    嘉行傳媒企業信息,其法人代表為曾嘉

    2016年6月,西安同大正式更名為嘉行傳媒,同時另一個嘉行系子公司嘉行星光拿到瞭嘉行傳媒15%的股權,再加上此前嘉行四方持有的38%股權,嘉行系團隊實現瞭對嘉行傳媒的絕對控股。

    整個過程都保持瞭明快的節奏。

    其實,生長於大娛樂時代的嘉行傳媒,當時坐擁很多選擇。李娟坦承,在2014年到2015年,恰逢前所未有的資本熱潮湧入娛樂行業。許多公司都向嘉行傳媒拋出橄欖枝,金額也並不低,“如果那時我們想走並購的路線,還是很容易能夠達成交易的。”

    但李娟認為,嘉行具備獨立發展的潛力,“嘉行的每一個業務板塊都非常有機地結合在一起,是一個鏈條,它有機會能夠獨立地發展成一個類平臺型的公司。”

    如今,回憶起兩年前拍板進擊新三板的決定,曾嘉和趙若堯、李娟都未聯想起太多挫折,“問題都一個個地按部就班解決瞭。其實很多事情去做瞭,也就沒有想象中的那麼難。”

    與尚世影業聯姻 簽署3.1億對賭協議

    當然,這一切都隻是起點。早在2015年10月,尚未改名的西安同大就曾以15億的估值發起瞭2.25億元的募資。最終,尚世影業出資3億元購入嘉行傳媒20%的股權。

    目前,持股20%的尚世影業(SMG)已成為嘉行傳媒的第二大股東。在接受騰訊娛樂采訪時,SMG尚世影業副總經理王慶豐透露,尚世影業之所以決定註資,主要是看重瞭嘉行的精品影視劇制作能力和打造藝人的能力及影響力。

    《三生三世》的火爆,讓合作夥伴對嘉行傳媒信心十足

    “以曾嘉為首的管理團隊對市場發展趨勢的敏銳判斷,以及高效執行能力是我們很看重的。這個團隊不僅有能力發現並培養出優秀的年輕藝人,更能把握住優質IP資源。同時,也有能力將優質IP轉化成類似於《三生三世十裡桃花》的經典影視作品。”王慶豐坦言。

    但彼時的嘉行傳媒畢竟隻是剛入局的新人。據報道,為瞭平衡風險,嘉行管理團隊曾與尚世影業簽署瞭對賭協議:如果西安同大在2015-2017年內累計實現的稅後凈利潤低於3.1億元,尚世影業則有權要求嘉行管理團隊回購尚世持有的部分西安同大股份。同時,該公司若出現核心管理人員離任、核心藝人出走等情形,也會觸發回購條款。

    這一對賭協議一度令外界為嘉行捏把冷汗。但根據今年初嘉行公佈的2016年財報來看,嘉行傳媒在2015年和2016年已經累積實現凈利潤2.1億,距離3.1億的目標僅剩1億,壓力不算太大。

    關於3.1億的對賭數字,李娟認為是中性的,“既不是很高,也不是很低。”

    她將嘉行整個風格定位為穩健偏保守,“在資本市場做業績承諾的時候,我們一定要承諾我有九成九的把握。不僅能夠完成,還能超額完成一點點。”李娟清楚地認知,不斷地給市場信心,保持長期穩健增長,比其它所有都重要。

    與完美世界開展影遊聯動 曾遇對手高價挖墻腳

    相比當初與SMG低調牽手,兩個月前,嘉行傳媒與完美世界的高調聯姻,吸引瞭更多輿論關註。

    三月下旬,完美世界股份有限公司下屬基金石河子市君毅雲揚股權投資有限合夥企業與西安嘉行影視傳媒股份有限公司及其部分現有股東簽訂協議,認購嘉行傳媒公開發行股份並受讓部分現有股東的股權,合計出資5億元人民幣,交易完成後獲得嘉行傳媒10%股份。短短半年內,後者的估值飆升至50億。

    這便是近期資本市場流傳的嘉行傳媒2年估值翻身200倍的神話。

    曾嘉對完美世界的印象是嚴謹的。她回憶,兩者的談判從去年八月開始,前後持續瞭七八個月,上上下下進行瞭十幾次談話。而完美世界影視董事長廉潔則用“DNA相似”來概括他們與嘉行的聯系。

    廉潔坦言,這是一次高效而愉快的談判,“我們全程沒有任何不快。那天宣佈投資的時候,嘉行的三位姑娘都忍不住感慨,有種 ‘聯姻’的感覺,特別棒。”

    完美世界對於遊戲研發的能力,堅定瞭嘉行傳媒嘗試影遊聯動的決心

    選擇在這個階段聯姻,正好契合雙方的戰略規劃。在李娟看來,影遊聯動是嘉行在藝人經紀和影視制作兩項主營業務以外的新嘗試。而曾推出過《完美世界》、《誅仙》、《笑傲江湖OL》的完美世界則剛好擁有優秀的遊戲研發和影視制作能力。雙方可以達到最大程度的理念融合及資源互補 從IP到制作,到藝人經紀,再到作品發行、影遊聯動,形成規模化的成熟運作體系。接下來,他們將攜手進行《烈火如歌》、《趁我們還年輕》等項目的合作開發。

    但此次牽手也並非完全一帆風順。完美世界對外公佈對嘉行的投資後,立馬有競爭公司開出比50億更高的估值,試圖撬走嘉行。

    “我們的合作基於信任”,雙方否認此次合作有對賭協議的存在。但廉潔透露,這次兩者展開的是業務上的多元合作,不僅限於藝人經紀,還涉及影視劇的開發制作,影遊互動及影視周邊及衍生品等等,“之所以這麼做也是希望盡可能的擴大渠道和平衡風險。”

    Part.3 國際合作拓展:與迪士尼“聯姻”

    與SMG和完美世界達成戰略合作之後,嘉行傳媒依然一路高歌猛進。近日,其再度發佈重磅消息 嘉行將與迪士尼攜手打造真人電影項目。而此舉,也成為瞭嘉行邁向國際合作的第一步。

    牽手迪士尼 聯合開發真人動畫電影

    5月10日下午,嘉行傳媒發佈瞭與迪士尼中國聯合開發電影項目的合作協議公告。公告中稱,雙方將以互惠互利和對等為基本原則,開展聯合開發主要面向中文觀眾的真人電影項目,並包含真正中國元素。

    據悉,這份協議的有效期為兩年,合同期滿後每年經雙方同意延展。在有效期內,嘉行與迪士尼將共享IP資源。形式包括但不限於影片的續集或重拍,力爭合作開發完成一年一部包含真正中國元素的“原創影片”。

    或許不久的將來,我們可以在銀幕上看到由楊冪出演的艾爾莎公主

    這也意味著,《冰雪奇緣》、《花木蘭》(趙薇版 動畫版)等經典迪士尼動畫,都有可能以中國制造的真人版本與大傢見面。

    曾嘉告訴騰訊娛樂,目前迪士尼已經向嘉行開放瞭資源庫,“他們的電影我們可以選擇一些做翻拍,甚至在內容上重新做一個落地調整。”為瞭達成更好的作品呈現,迪士尼還將配備專人在技術方面進行指導,從選定項目到劇本孵化以及拍攝、制作,雙方都會在一起共同完成。

    在演員配置方面,也將開發適合由嘉行傳媒旗下藝人擔任主角的中文劇本。至於雙方合作的第一個項目,曾嘉表示目前仍在溝通當中,還未完全確定。

    談判歷經近一年 嘉行要打造電影爆款

    “真的沒想到迪士尼會選我們!”談及此次與迪士尼的成功牽手,曾嘉忍不住感慨有點出乎意料。從去年年初開始,迪士尼就開始在中國考察合作夥伴,幾乎將國內所有影視公司都納入考察范圍,采取排除法篩選,然後逐一走訪調查。

    “我們先在北京見面溝通,然後迪士尼再下劇組拜訪藝人,啟用律師做背景調查,再到最後的決策……整個談判過程經歷瞭近一年的時間。”曾嘉透露,迪士尼對於合作對象的道德品質要求非常嚴格,在簽署合約之前,甚至還會要求對方觀看“反舞弊反商業行賄”的在線教程。

    李娟認為,之所以最終能從眾多競爭者中脫穎而出,源於迪士尼對嘉行品牌影響力的綜合判斷。“我們在影視公司中肯定不是體量最大的,但剛好這個階段我們的生產能力、工作風格跟他最合。我們的執行力、對本土市場的瞭解都得到瞭他們的肯定。與此同時,以往我們作品的風格也都是在提倡真善美,這與迪士尼的品牌精神也相契合。”

    目前,嘉行傳媒是國內第一傢與迪士尼達成戰略合作的公司,但合約中並沒有約定是獨傢合作。“如果是獨傢的話,互相綁定得太死,我們也擔心開設公司流程彼此之間壓力太大。”

    曾嘉認為,“這是一條有難度有挑戰的路,但是我們願意去嘗試。”此次嘉行與迪士尼攜手,將大大拓展其在電影、衍生品開發等領域的業務范圍和能力,“希望公司未來能有跳躍式、跨越式的發展。在主業上能夠保持穩健發展,而這些新的業務板塊上也能有量級上的提升。”李娟說。

    Part.4 嘉行的造星大工廠:除瞭楊冪還有熱巴

    以上大動作的進行逐步顯露出嘉行在資源整合上的優勢,嘉行旗下展露頭腳的新人們就充分證明瞭這點。

    如今,嘉行傳媒擁有楊冪、劉愷威、迪麗熱巴、張雲龍、劉芮麟、張彬彬等近20位人氣藝人。2016年,嘉行傳媒的藝人經紀收入增長瞭7562.77萬元,同比15年增長98.28%,這一數字就占據嘉行傳媒2016年總增長額的29.52%。李娟表示,嘉行在藝人經紀、影視制作、全產業鏈開發這三大板塊上都在迅速而平穩的發展中。

    新人合約簽10年 除瞭人美還要三觀正

    在嘉行傳媒一路迅猛發展的同時,外界也不乏出現質疑的評價聲音:嘉行傳媒的脆弱性在於對少數核心藝人的過度依賴。理由是在2017年以前,公司的發展幾乎總與楊冪息息相關,電影《我是證人》、《怦然星動》,電視劇《親愛的翻譯官》等都是楊冪一人帶著眾多旗下藝人演出,使得嘉行傳媒更像是一個由藝人經紀衍生出的影視公司。

    而從藝人經紀切入影視行業的公司,始終面臨的魔咒便是當紅藝人的向外流失或熱度衰弱,從而導致整個公司發展受損。

    憑借今年多部熱播影視劇,迪麗熱巴迅速積攢人氣

    但到瞭今年,隨著《漂亮的李慧珍》、《三生三世十裡桃花》等多部熱劇走紅,嘉行不僅在制片能力上得到行業的認可,旗下的迪麗熱巴、張彬彬、高偉光、李溪芮等眾多具有潛力的藝人也得到瞭長足發展。外界對於這傢新興公司“僅能依靠楊冪及藝人經紀做狹窄發展空間”的質疑聲被漸漸打破。

    其中,發展勢頭最好的就是“小鮮花”迪麗熱巴,不僅接連主演瞭《漂亮的李慧珍》、《三生三世》、《傲嬌與偏見》等影視作品,在綜藝方面還加盟瞭最新一季的《跑男》(在線觀看),成為微博熱搜榜常客。接下來,嘉行的很多影視作品將繼續啟用新人挑大梁。例如,正在拍攝中的《烈火如歌》的女主角也是迪麗熱巴,張彬彬、劉芮麟則分別飾演男二、男三等重要角色。嘉行的藝人隊伍已經開始出現多點開花的局面。

    也正是因此,嘉行傳媒對於藝人的選擇和培養,一度被業內封為標桿。為瞭選角,曾嘉等人跑遍瞭北電、上戲等各大藝術院校,迪麗熱巴、張彬彬等人就是在校園裡被嘉行團隊“一眼看上”的。“每一年的新學期開始,我們都會第一時間殺過去,藝考的時候也是會過去看。”趙若堯透露。

    隨著嘉行的名聲越來越大,他們在新人簽約的選擇上也越來越謹慎。除瞭外在要求,新人還要專業好、三觀正。趙若堯解釋道,“現在好多小朋友的傢庭環境特別好,可能拍戲就是為瞭好玩,他們覺得拍也行,不拍也行。”

    為瞭挑選到優質有潛力的藝人,嘉行會給新人們設置一個長時間的觀察期,甚至還會與藝人的父母約談,以瞭解對方的成長環境。曾嘉並不避諱透露,每一個新人都與嘉行簽署瞭10到15年的經紀合同,“我們的投入要考慮產出回報。所有新人來瞭,我們都給到一線藝人的資源匹配,是真金白銀投進去的。藝人的成長期大約要5年左右,那時候他們才開始有能力來穩固資源,公司也才能回收成本。所以合約簽10年是非常合理的時間。”

    階梯式藝人儲備 一線+新星+新人台中公司營業登記

    對於已經簽約的藝人,嘉行也自創瞭一套獨特的藝人培養和管理模式。他們通過長周期、全約協議形成瞭一套穩定的“一線明星+潛力新星+新人儲備”階梯式藝人儲備。

    具體來說,嘉行將如今已經簽約的藝人分為三個梯隊,楊冪、劉愷威等成熟藝人為第一梯隊;迪麗熱巴、張彬彬、張雲龍等90年前後的新星,屬於第二梯隊;而現在新簽約的一些95後新人,則屬於第三梯隊。據悉,嘉行即將投拍的電視劇《曾少年》還將海選少年演員,似乎有意再借新項目來儲備優質新人。

    對於不同梯隊的藝人,經紀團隊會制定不同的包裝方案。比如新人的前期培訓通常將花費三個月到半年的時間,主要是幫助他們找到合適自己的定位。並針對每個人的優勢及缺失,去相應的安排一些課程,“這些都是學校裡學不到的。”而對於已經推向市場的藝人,團隊也會為他們設計合理細致的工作規劃,“有一年期限的大計劃,也有三個月為一個階段的小計劃。像熱巴這種跑得特別快的,我們的計劃甚至一個禮拜就調整一次。”趙若堯說。

    與傳統經紀公司內部分組帶藝人的模式不同,嘉行創立瞭“多對多”組合交叉模式。“每個藝人都會有他的經紀團隊,但團隊內的這些工作人員卻並不是一個固定的組。”如圖所示:

    嘉行傳媒的藝人團隊實行“多對多”的交叉工作模式

    趙若堯認為,這種模式可以有效地避免因利益捆綁,導致公司內部組和組之間的惡性競爭。“大傢就是一個資源共享,10個人做事總比1個人做事的腦子要好很多。”

    與湖南衛視簽署合作協議 自制影視作品推新人

    在幫助藝人拓展影視資源上,嘉行傳媒展現出來的能力也令人驚嘆。

    2016年10月,嘉行傳媒的全資子公司霍爾果斯嘉行影視文化有限公司與芒果影視文化有限公司簽訂《戰略合作協議》。約定嘉行傳媒每年為湖南衛視“青春進行時劇場”提供一至兩部電視劇。同時,雙方還將重點開發合作可季播、可系列化發展的影視節目,合作培養的藝人優先在芒果影視開展的項目中使用,雙方分享新簽藝人的經紀收入。

    通過自傢參與出品影視作品,來推自傢新人的做法已經得到顯著效果

    這就意味著,嘉行旗下藝人將擁有令人歆羨的影視平臺資源,這也成為瞭嘉行在吸引招募優質藝人時的重要籌碼。

    同時,嘉行在電影領域也動作不斷。除瞭此前上映的《怦然星動》、《傲嬌與偏見》外,他們還參與出品瞭成龍監制的《逆時營救》以及寧浩監制路陽導演的《繡春刀 修羅戰場》,兩部影片的體量較此前有瞭明確的提升。

    趙若堯表示,目前嘉行已經建立瞭一整套題材、劇本和劇組人員篩選制度。“我們從不接劇本沒完成就開機的項目,從不生切投資。”每個重要劇本趙若堯都會親自審,有的甚至會看十遍以上。

    嘉行對於演員片酬上的把握,也始終保持著遵從市場的嚴謹態度,“我們不鼓勵報高價片酬,我們會跟藝人講,如果你拿太多的錢,這個戲在制作上相應的成本肯定就少瞭。戲的質量一旦損失瞭,最後損失的還是你自己。他們一般都能夠理解。”

    至於外界所關心的,楊冪、劉愷威等核心藝人的保留機制,趙若堯笑著說,我們之間已經建立起瞭極高的信任程度。“以前一點股份都沒有的時候,好多公司去挖小冪她都沒有走,現在已經實現瞭那麼多的夢想,她更加不會走瞭。 ”

    Part.5 嘉行的未來:IPO正在籌備

    嘉行傳媒的英文名是Jaywalk,意指“橫穿馬路”,希望大傢有天馬行空的想法,可以一起工作得無拘無束。關於嘉行的未來發展,曾嘉、趙若堯和李娟為其制定瞭清晰的發展目標。但資本市場風雲詭譎,誰也不敢確定,走到下一步是否還真的能夠隨心而行。

    遭遇證監會問詢 1.9億超大手筆分紅引“風波”

    嘉行傳媒近期遭遇瞭兩次“風波”。第一次,是中國證監會浙江監管局就完美世界收購嘉行案發出《上市公司監管關註函》,令兩傢公司一度被推上風口浪尖。這份關註函裡,詢問瞭本次投資價格較大增值原因、本次投資的決策過程、嘉行傳媒股權估值的確認方式以及如何建立有效機制保證本次投資不損害公司利益。

    完美世界回復瞭證監會的問詢,肯定瞭嘉行傳媒的高成長性

    4月18日,完美世界在回應浙江證監局的公告中表示,嘉行傳媒的明星資源和影視資源,有助於幫助上市公司在影遊聯動方面獲得更大空間。

    同時,完美世界還列舉瞭嘉行傳媒的“高成長性”,並預計後者在2017年至2019年歸屬於公司股東的年平均凈利成立公司潤不低於4億元。這也就是說,2017年起嘉行傳媒的年平均凈利潤必須達到2016年的三倍,這無疑說明嘉行在高成長性上是非常優秀的。

    但好在,完美、嘉行的合作最終得以順利進行。李娟說,他們現在還沒有接到證監會的進一步反饋,“我們已經回復瞭監管機構關心的問題。我覺得政策打壓的是那種在資本市場收割的人,而我們顯然還是在投入階段。”

    在新一輪募資完成後,嘉行傳媒又做瞭一件令外界咋舌的大事 宣佈擬向股東派發1.9億超大手筆分紅。此舉又為嘉行傳媒引來瞭又一次“風波”。

    媒體統計,這1.9億元現金分紅,不但基本分光瞭當期和以往的未分配利潤,而且現金分紅總金額占2016年末當期凈資產4.62億元的41%。業內紛紛猜測:如此大尺度的分紅,很可能會導致嘉行傳媒資金鏈告急。並且,這或與嘉行傳媒現股東因資金需求而急待大額投資回報有關。

    面對外界的猜測和質疑,李娟笑言,“我們每年的現金計劃都會做得很仔細,大傢多慮瞭。”她坦言,此舉意在向外界樹立更大的市場信心,“作為一個雖然沒有上市但是掛牌的公司,我們也希望對股東有一個反饋,希望所有投入到這個公司的股東都能夠有收益。”

    明年重點考慮IPO

    嘉行傳媒這塊資本大面包,最後的出口在哪裡,被收購,還是IPO(首次向公眾公開發行股票)?這是外界一直都在關註的話題。

    “明年IPO在重點考慮之列。”李娟爽快回復,“我們一直都在籌備,因為本身在新三板上掛牌,所有的財務狀況、法務狀況都是已經準備好的,所以不需要一個漫長的準備期、輔導期。”

    李娟坦言,其實早在嘉行傳媒成立之初,就已經在考慮資本市場的各種機會,

    IPO也在其中。“很多人覺得IPO完成瞭,任務就完成瞭。但對於我們來說,這隻是起點。”她希望能時刻保持清醒,“這事不能著急,業務好才是真的好。IPO完瞭之後,你不是還得做項目嗎?你又不能停。”

    但嘉行最終能否IPO成功呢?沒有人有絕對把握。實際上,早在嘉行傳媒的50億估值傳出後,市場上就一直有兩種聲音:一是合理;二是泡沫。且從監管層近期的動向來看,稻草熊(劉詩詩、吳奇隆)、唐德影視(范冰冰)、龍薇傳媒(趙薇)等多起影視行業的投資並購計劃也接連被阻斷。

    同時,影視投資人曹海濤認為,即便嘉行IPO成功,要想取得長足發展,還需要繼續打造完善的影視生態圈。因為對於上市影視公司而言,100億以內的增長並非難事。但市值一旦達到200億以上,之後的增長就會放緩。而且,IPO之後,公司現有管理層的股權會進一步稀釋,未來有可能導致管理層的決策力受到限制。

    但李娟對嘉行的未來期待依然很大,“我們希望,嘉行未來在股份上盡量保持多元,預留更多的股份讓新的股東進來,公司才會做得更平臺化、更大。”

    她很樂於看到,在整體經濟政策“脫虛向實”的導向下,嘉行依然以實幹精神保持輕快的步伐。在采訪過程中,李娟反復提及關鍵詞:這是一門“好生意”,雖然目前政策收緊,但仍有不少資本向她們拋出橄欖枝。

    總結陳詞:

    有人說,資本積累到一定階段,很容易產生“富貴閑人”的心態:錢掙得差不多就行瞭,應該享受生活。“生活是要享受,但這不僅僅是一份工作,也是我們熱愛的一份事業。”談及與此,靠在椅子上的曾嘉不自覺直起腰,聲音都高瞭三度。

    不能一味蠻幹,要有自己的生活也是嘉行的企業文化之一,“工作和生活要平衡。”在團隊中,金牛座的曾嘉常常扮演一個“傢長”的角色,她指著坐在對面的女同事憤憤地說,“我就催她趕緊要孩子,她就是不要。”

    “團隊的人太拼,反而會讓我心生愧疚。”去年,嘉行傳媒組織員工去歐洲團建,結果不少人因為工作向曾嘉反復請假,機票改簽退票都浪費瞭十幾萬,“最後我勒令他們,不論如何都要放下手裡的活兒,過來!”

    在外界看來,從2015年進入資本市場,嘉行傳媒一直保持著飛速的腳步,讓曾嘉感到欣喜的是,這樣的節奏仍在她們的掌控之中。

    本文系騰訊娛樂獨傢稿件,未經授權,不得轉載,否則將追究法律責任。

    正文已結束,您可以按alt+4進行評論

    plb55zv71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